您好,欢迎登录manbetx官方网站有限公司官网!

当前时间:
最新文章
诗文天地
当前位置: 首页 - 铜煤党建 - 诗文天地
张玉双【散文】那间记忆悠长的老理发馆
作者:张玉双   来源:玉华煤矿    发布日期:2019-04-15   点击次数:
分享:


前些日子,我回父母以前住的老房子看看,走在焦坪社区老窑洞公司的门前,那一片熟悉的旧平房映入了我的眼帘,小时候上学,总是从这里经过,三五个小伙伴一起,手里捏着父母给的三五毛零花钱,一路上打打闹闹。那片房子有着常见的老式木制门窗,上面刷有黄色或蓝色的油漆,其中一间门口挂一张白布制的半门帘,印着两个红色大字“理发”,掀开门帘进去后,右手边一张绿色木制连椅,等待理发的顾客就在那坐着,左手边墙上挂一面占大半个墙的镜子,边角还有些破损被胶带粘着,一张小台子上放些理发工具,一张转椅,屋子进深最里面支一张床,放一些虽旧但洗的干净的铺盖。

在三十年前,这间理发馆是焦坪煤矿窑洞地区仅有的整理仪容之处,后来,斜对门开了家裁缝铺,在那个年代生意颇为不错,人来人往的。每逢年节,家里大人们总要去挑选时新流行的布料给家里的老小做一身衣裳。渐渐地,周边又开了几家店铺,卖调料干货的,面馆、五金、台球室、游戏室,此处嫣然成了一个小小的商业聚集地。每逢下午,人们三五成群聚集在此,用矿上发的老搪瓷缸子泡上茶,拿出小马扎坐在一起,家长里短,矿上的各种新的旧的新闻都是谈资。放学了的小孩也会趁家长不注意偷偷地溜进游戏室,用积攒起来的几毛钱买游戏币玩一下,总有小孩被父母揪出来打的吱哩哇啦的乱叫唤。每当人聚的多了,理发馆老板娘都会端着她那个红色搪瓷盆出来,里面装些青菜、土豆、辣椒一类的,坐在门口边聊边摘菜。她四十岁左右,矮矮胖胖总是喜欢戴一条白色围裙,口音听起来像四川人,说起话来像连珠炮,总是梳一个高高的发髻,用那个年代的说法就是看起来很洋气。她的老公在焦坪矿井口上工作,每天下午下班回来,总会提一个灰色的布袋,里面装的饭盒,水杯,有时候会带回来一些单位发的食品、小零碎什么的。每次回来都和大伙热情的打招呼,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皱巴巴的蓝色金丝猴香烟盒子,抽出三五根香烟散给众人。他人很瘦,但很有劲,每年冬天焦坪地区会降温至零下十几度,各家各户会烧起煤炉子,一群大人一起上山砍柴,他总是会背一大捆柴火回来,比别人背的都要多。

小时候,上学路上经过,老板娘总是喊住我们几个,塞给一些煮红薯、煮花生类的东西,记得有一年端午节清晨,她拿出几个煮鸡蛋和几瓣熟蒜给我们,她说:“端午节要吃煮蒜和鸡蛋,不吃会被虫子咬。”我们将东西接过,顺便从她门口扯一根艾草,一群人嘻嘻哈哈的跑去上学。有一些小一点的娃娃,大概三四岁吧,被抱着去理发,总是哭的震天响。而理发馆老板娘总会拿出在那个时候看来总觉得很美味的糖果,塑料纸包着的花花绿绿的很好看。不一会,小娃娃就被吸引的不再哭,家里大人松了一口气,终于把头发理了。

那一年,焦坪矿资源枯竭,矿井不再生产了,大人们心里很彷徨,前路何去何从他们不知道。但对于我们这些小孩来说,丝毫没有任何影响,唯一的感受就是,那一片小商铺形成的繁华场景逐渐冷了下去,面馆关门了,大家最爱的游戏室、台球室也不开了,五金铺和裁缝铺合到了一起,人来人往的场面再也看不到了。过了几年,我离开了焦坪,去市里上学,对那一片热闹的记忆也越来越淡了。

现如今,我回到了这片养育我的地方,工作、结婚、生活,偶尔走过去看一眼,曾经那些的破旧房屋在日光照耀下如同行将就木的老年,凋零的人群三三两两走过,店面关的剩一家调料干货店,半天也不见一个顾客,老住家户都搬走了。但是因为玉华煤矿的崛起,新的生机冉冉升起,在街道的另一头,新的住宅小区屹立而起,人们住上了水、电、暖一应俱全的新楼房,街道上开起了各式各样的店铺,吃的、喝的、穿的、用的应有尽有,理发馆更是新式装修,门前转起了三色灯,人们在里面理发、烫头。聚集起的人群聊的还是矿上的事情,安全、生产、效益。街道上的车也越来越多,来来往往的行人脸上洋溢着发自内心的微笑。那个胖胖的理发馆老板娘和他的老公也早已退休了,住在新楼房里,偶尔见到,还会笑呵呵的打一声招呼,他的老公也会从兜里掏出烟盒来散给众人,当然不再会是那一包邹巴巴的金丝猴了。


责任编辑:彦荣 编辑:蓝 图


上一条:杜玲玲【散文】微笑行走 总有温暖与阳光
下一条:杨洋【随笔】忆清明

打印】    【收藏返回首页 关闭窗口

相关文章
读取内容中,请等待...

manbetx官方网站